<address id="lrvhf"></address>

<form id="lrvhf"></form>

    <address id="lrvhf"><nobr id="lrvhf"><menuitem id="lrvhf"></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lrvhf"></address>

    以改革創新為指導,推動我國農業機械設備制造業轉型升級(二)

    發布時間:2019-01-08 16:32  文章來源:東北新型農業機械有限公司  閱讀次數:
    出版時間:2018-03-05 15:25:33來源:中國農業機械化協會
        
         為加快我國農業機械設備制造業的轉型升級,2017年3月至5月,中國農業機械化協會組織了一批行業專家,協助和參與了民主聯盟中央委員會的專項研究活動。在改革創新的領導下,推動我國農業機械裝備制造業轉型升級
        
         2017年9月,民主聯盟中央委員會向中國農業機械化協會致謝信,感謝其參與研究并撰寫研究報告。
        
         感謝信特別提到,民主聯盟中央委員會根據研究成果,征求國家有關部門和有關協會專家的意見和建議,起草了題為促進中國轉型升級的政策建議書。以改革創新為指導的農業機械設備制造業
        
         這封推薦信受到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高度重視,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汪洋副總理、馬凱副總理給予了重要指示。
        
         當前我國農業機械設備制造業存在的主要問題是單一的產品結構、關鍵零部件對人的制約、制造技術和設備的全面水平、產業集中度低、政策支持不足、科學研究滯后。探索和發展,迫切需要改革和完善管理體制。這些問題不僅包括裝備制造業的普遍性,而且還包括農業機械業的獨特個性。造成這種情況的根本原因可能是:
        
         中國農機裝備產業的大規模發展始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一方面基礎薄弱,產業規模有限,起點低,與國際水平差距大;從時代的角度看,前蘇聯高度規劃的管理體制效率一直很低。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完善,要素效率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整個行業呈現出新的面貌,取得了顯著的成績。但總體而言,創新能力、商業模式與國際先進水平之間的差距仍然很大。
        
         例如,國內農機產品同質化嚴重問題的癥結在于模仿和跟進。隨著市場競爭日趨激烈,低端農機產品已無法獲得競爭優勢。沒有技術和技術的升級,就不能保證農業機械產品的可靠性和先進性,也不能保證市場競爭力。因此,突破技術和技術壁壘非常重要。
        
         改革開放以后,農村管理體制發生了重大變化。家庭化管理模式導致對大型先進機械設備的需求急劇下降,對農業機械設備產業的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
        
         隨著農村農業改革的深入,土地規模等制約因素取得了一些突破,但與工業發展的需要還存在較大差距。小農經濟與大規模生產的路徑和途徑仍存在爭議,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興未艾,對農業機械裝備產業提出了許多新的要求。
        
         積極推進經濟增長方式轉變,作為我國中長期經濟發展的重要政策,已正式寫入九五規劃,表明我國經濟增長方式希望從粗放型向集約型轉變,從以增加投資為主轉變為以增加投資為主。ng新臺階、追求數量,以科技進步為主,提高勞動者素質,走以經濟效益為中心的軌道,隨著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世界結構的調整,經濟全球化的加速,轉型中國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越來越緊迫。
        
         21世紀初以來,我國經濟增長乏力,解決這一問題的戰略忽視了對轉變經濟增長方式戰略的堅持,總是用不斷增長的需求來刺激增長,經過一段時間的試驗,效果逐漸減弱,投資回報率為隨著時間的推移,農業機械行業出現了越來越低的邊際效應,問題的積累越來越嚴重,由此帶來的問題也越來越突出,值得我們關注。
        
         除了促進農業機械化的發展外,2004年實施的農業機械設備購置補貼政策,也旨在擴大國內需求,促進農業機械設備制造業的發展。2011年,中國農業機械設備制造業的增長速度農業機械工業達到歷史新高,總產值2898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33.7%。
        
         未來幾年,雖然補貼資金不斷增加,但農機制造業很難保持與往年一樣的高速增長態勢,轉向下行通道。2016年,在補貼資金居高不下的同時,總產值增長率在十多年來已降至歷史低點,農業機械行業也順應宏觀經濟的總體趨勢,突出了這三個疊加時期的歷史困境。
        
         問題一:單一產品結構和有效供給不足的主要原因是:從需求方面看,農產品的整體競爭力和比較效益較低,分工不夠細致和精確,農業實踐的投資意愿和能力不足。ERS不夠強,導致多品種產品的有效市場需求不足,同時農機裝備產業的研發創新能力和小群體的技術產品積累不足,起點低,庫存小,有能力滿足少數民族市場新興需求不足;高端市場被國外產品搶占;農機一體化程度不理想,部分試制機無法提升。
        
         問題2——關鍵零部件之所以會出現人的問題,主要是因為中國在這些領域起步較晚,與先進水平的差距在短時間內無法平衡,另外,國內裝備制造業發展以前主要集中在低端裝配、細分市場、市場等方面。整個工業系統遠遠不夠,可驅動的支撐系統大多集中在低端。
        
         問題3:制造技術裝備落后、產品質量低劣、可靠性差,主要是由于國內農機設備行業起步晚、水平低、基礎薄弱,處于國際分工鏈的低端;國內產權制度不健全,國有企業效率低下,民營企業擔心長期投資無法收回,一般采取短期行為,導致國內農機企業經營管理粗放,先進制造手段不足。只有少數幾家龍頭企業重視研發和制造投資,大多數中小企業仍然以傳統的管理和運營模式為基礎,注重數量而不是質量,導致產品安全性、可靠性等方面的質量差,性能水平低,工藝設計國內企業相對落后,難以支持制造模塊化的實現,產品設計缺乏技術性,使得國內企業難以形成單獨的模塊化裝配。整機制造仍以零部件為主,工藝制造粗糙,生產效率低,大部分農機制造企業設備落后,制造技術落后,生產效率低。
        
         問題四:生產方式分散、產業集中度低,主要是由于國內市場導向體系建設不完善所致。地方政府干預企業并購、融資等領域,為企業自身利益著想,導致要素流動性差,無法實現最優配置。從市場情況看,農業機械化領域的需求過于分散和季節性,不可能形成統一、完整的龐大市場,單一產品細分的市場規模不夠,企業公關、管理、物流、服務成本過高,因此,中國不是一個世界農業裝備制造大國。總體而言,依靠制造業國際分工,仍處于產業鏈的中低端。大多數企業主要是制造業。生產性服務業的規模需求尚未形成,農業機械設備產業尚未提升到價值鏈的高端。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很難在更高層次上進行有機整合,目前國內只有少數農機企業,如雷沃重工,依靠客戶需求,開始向生產性服務轉變,提供跨區域經營指導書等信息技術服務。NCE服務,智能操作農業機械,滿足客戶需求,融資租賃貸款,滿足購買機械服務。在農業機械經營整體解決方案層面,只有瑞沃重工開始提供跨區域經營指導服務、滿足客戶需求的農業機械智能化經營、融資租賃貸款等信息技術服務,以滿足少量購機需求。通用電氣工業等企業可以提供完整的機械化解決方案。
        
         我國農業機械行業軟硬件能力嚴重不足,包括信息系統、大數據服務、精準農業服務、人機一體化服務等,投資大、效率低、人員能力不足、缺乏動力和能力。在企業層面進行改進。
        
         問題5-政策支持力度不夠。造成這一問題的原因相對復雜。從根本上講,理解和落實中央政府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的過程正在逐步深化,因此,市場體系建設的定位戰略和產業扶持政策已經成為en不斷調整和變化。其中:
        
         (1)新產品補貼作用不充分的原因是農業機械補貼的主要目的是減輕農民購買機械的壓力,促進機械化的發展。目前,農機補貼的主要目的是對成熟產品進行補貼,缺乏對高效新產品和高新技術產品的指導,導致農機新技術和新產品不能及時推廣,不能更好地為農業服務,是生產經營主體。n.具體來說,有以下幾點:
        
         一是試點時間太短,農業部辦公廳和財政部辦公廳于2016年9月1日批準了試點工作,并要求在2017年3月底完成試點工作。部分省份于2016年12月30日公布試點項目補貼產品信息,企業和采購商只有三個月的時間開展分銷商認定、產品推廣銷售試點、補貼申請等工作。此外,試點企業都是首先接觸到農機購置補貼政策的,對補貼操作程序了解不夠,導致試點產品在試點期內未能得到有效推廣,無法有效發揮補貼政策對企業的作用。采購新的農業機械產品。
        
         二是試點產品少,食用菌灌裝機只有一個企業一個產品,有機廢物干厭氧發酵設備只有兩個企業五個產品,主要原因是:試點產品未納入農業機械補貼產品范圍。以前,大多數生產企業不知道農機購置補貼政策,也不知道新農機產品補貼采購試點工作,也不在補貼目錄中申報相關產品。
        
         三是補貼金額仍按原要求,不超過5萬元,導致補貼金額偏低,降低了用戶購買飛機的積極性。
        
         (2)農機作業補貼未能取得理想效果的主要原因是,許多農民習慣了傳統的輪作作業,不知道底土作業的效果。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底土作業的推廣。此外,大功率拖拉機和配套的底土機的不足也制約了底土作業區的擴大。
        
         (3)農機購置補貼政策的實施缺乏工作經費,農機購置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子公司補貼補貼補貼補貼補貼隨著補貼資金的逐年增加,補貼范圍進一步擴大,工作量大幅增加。但是,由于流動資金不足,很難對機械工具進行大量的宣傳、推廣和驗證。
        
         (4)農機質押貸款主要存在以下問題:一是部分省級金融機構不積極處理農機貸款業務,缺乏關注和宣傳;二是目前農機處置清算沒有交易市場。一旦貸款面臨風險,抵押物的處置就很難清算,而且大部分機械設備都沒有保存空間,這使得許多金融機構在貸款推廣和風險控制方面都存在一些顧慮。第三,政策執行過程中有許多環節和程序,這在第四,近年來,部分省級金融機構對新農產品經營者購買的農機工具未開展大規模抵押貸款業務。
        
         此外,還需要進一步研究的問題有:一是政府補助的受益權能否作為質押權在我國法律上尚不明確;二是政府補助的受益權不能完全滿足質押權的構成要求:1。質押必須是合法、明確的財產權;質押必須是可轉讓的財產權;質押方式相對簡單,按補貼種類和金額不區分。
        
         (5)沿線國家對農業政策、農業環境、勞動條件和農業機械產業發展的研究較少。我國農機產品在國外的適用性還存在一些問題,在拓展海外市場的過程中,國內農機企業往往是一個人奮斗,上下游產業鏈不完整,相互之間缺乏相應的支持,農業機械產品在國外的應用還存在一些問題。農業機械行業沒有提供良好的服務支持,不利于我國農業機械設備的推廣。
        
         (1)企業研發能力不足,受農業機械行業利潤低、研發人員不足的制約,大多數農業機械企業在科技創新上投入較少,缺乏自主創新能力,自主研發能力較弱。
        
         (2)在工業科研領域,大多數專業科研機構已轉型為科研型企業,生存壓力導致基礎研究動力薄弱,市場生存能力不足;科研人員考核機制僵化,遠離行業。需求量大,科技成果轉化法實施進展緩慢,缺乏科研成果轉化的專業機構和機制,科研人員積極開展橫向合作,成果轉化面臨挑戰。d國有資產性質難以確定,不能充分調動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3)民間科技成果缺乏評價、支持、孵化和轉化機制,專利文獻和原型階段仍有大量優秀作品,無法及時通過產業化向社會提供。
        
         (4)技術轉化率低,企業研發投入,特別是關鍵核心技術的投入,往往消耗大量的人力和財力資源,但很難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同時科研成果轉化率低,周期長,無法跟上。隨著技術升級的步伐。
        
         (五)農業機械行業知識產權聯盟缺乏專業機構和平臺,不利于處理涉外知識產權糾紛,海外業務發展不暢;企業因日常訴訟時間長、成本高、報酬低,導致維權熱情低、忽視專利保護,嚴重影響創新意愿和創新能力、威脅和打擊。
        
         與國外注重知識產權提前布局的企業相比,國內農機企業缺乏意識和能力,發生了許多侵權案件,很難在短時間內取得重大戰略突破,缺乏產業專利導航引領技術發展,國內農機企業普遍是后繼型,缺乏有效的目標引領農機企業。
        
         (6)產學研合作的有效模式尚未形成,不同技術創新者資源優勢的協同效應尚未形成,農業機械設備學科較為全面,尤其涉及農業經濟一體化的矛盾。機械、關鍵技術突破和工業化。充分發揮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各自的優勢,共同解決關鍵問題,解決根本問題,目前農機行業產學研合作大多是短期、非標準、低層次的合作。在這種基礎上,情感和關系得以維系,缺乏有效的合作模式和機制,缺乏溝通平臺。
        
         生產、教育、科研的主體責任不明確。農業裝備制造企業作為科技產業化的最終主體,尚未形成高端科研資源在產業中整合的優勢,企業在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的同時,還應承擔共同的基礎技術征服。周期長,成果轉化不清。高持續的資本投資需要更多的支持,同時,高等學校和科研機構未能充分利用自身的學科優勢和科研條件,結合農機行業的特點和技術需求,提供多元化的服務。解決技術問題的服務。
        
         (7)農業設備萎縮,受高校擴招的影響,部分農機類專業院校消失,越來越多的農機類專業逐漸轉為機械工程等更具特色、更容易招收學生的外型專業。發展方面,追趕國際學科前沿的步伐明顯加快,但我國農業裝備學科與發達國家在創新、高端學科、人才培養等方面仍存在較大差距。
        
         農業裝備技術產業領導和創新人才嚴重不足,缺乏持續創新能力;農業機械學科嚴重薄弱,農業機械人才培養缺口較大。
        
         可見,我國農業裝備產業落后的直接原因是科技落后,根本原因是市場需要改善,人才儲備不足,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我國農業裝備學科趕上了國際先進水平。國際學科前沿,但我國與發達國家在原始創新、高端學科和人才培養等方面存在較大差距,如近五年來,與美國普渡大學的農業裝備研究人員相比,人均SCI論文數為E中國農業裝備學科前五名的大學研究人員僅為五分之一,人均研究經費僅為十二分之一。世界農業裝備學科前20所大學均位于歐洲、美國和日本,均不在中國。根據中國人才需求預測。《制造業人才發展指南》公布的制造業重點領域,2020年農業機械設備人才缺口為16.9萬人,2025年為44萬人。
        
         問題七:行業要規范化,管理體制改革要深化。從根本上講,政府很難真正了解企業的實際發展狀況和發展需要,準確把握市場變化。這不僅浪費行政資源,容易滋生腐敗,而且可能損害企業間公平競爭、環境科學的發展。
        
         (一)同業公會、商會是各自的同業企業組織。他們能夠深刻而敏銳地感知各自行業的生存狀況、存在的問題、潛在的危險和發展前景。他們非常熟悉行業內不同企業的管理水平、技術儲備和核心競爭力,但在現實中,由于各種因素,往往被排除在系統設計之外,以促進企業的轉型升級。行業協會在規范行業行為、加強行業自律、協調行業資源、提升行業核心競爭力等方面發揮不了更大的作用。
        
         (2)我國人多地少。農業生產具有集約化栽培的特點,形成了一個復雜的種植體系,一個地區的作物種植結構、配置和成熟程度存在較大的區域差異,種植方式(輪作、連作、間作、套種、混作、單作)也有很大的差異。不同品種之間的差異,以及不同品種的生物學特性,使我國農學的發展呈現出強烈的多樣性,農機與農學的結合并不緊密,農機與農學屬于不同的學科管理體系,農學研究主要是追求產量、產量、產量和產量。規范機械操作的適應性;在農業機械發展過程中,根據不同的種植制度和種植方式,有必要制定不同的操作機械操作要求;在農業生產過程中,農業機械與農學的結合是相對稀少,為了增加產量,農藝部門開發了多種種植方法,如套種、間作、密植、疏植等。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推進農業機械化進程的難度。
        
        

    南方彩票网